<var id="v17pl"><video id="v17pl"></video></var><var id="v17pl"><strike id="v17pl"><listing id="v17pl"></listing></strike></var>
<var id="v17pl"></var>
<var id="v17pl"><strike id="v17pl"></strike></var>
<menuitem id="v17pl"></menuitem><var id="v17pl"></var>
<cite id="v17pl"></cite>
<menuitem id="v17pl"></menuitem>
<var id="v17pl"><video id="v17pl"></video></var><menuitem id="v17pl"><dl id="v17pl"><listing id="v17pl"></listing></dl></menuitem> <cite id="v17pl"><strike id="v17pl"></strike></cite>
<menuitem id="v17pl"></menuitem><var id="v17pl"><strike id="v17pl"><listing id="v17pl"></listing></strike></var>
<var id="v17pl"><strike id="v17pl"><listing id="v17pl"></listing></strike></var>
<var id="v17pl"><video id="v17pl"></video></var><menuitem id="v17pl"><dl id="v17pl"><progress id="v17pl"></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v17pl"></var>

冤家就是路窄!比亞迪、寧德時代暗戰升級,投中同一家鋰電材料公司

時間:2022年04月22日 09:25:41 中財網
  在輿論中關系勢同水火般的寧德時代比亞迪,竟同時投了一家上游鋰電材料企業。

  4月19日,鋰電負極龍頭杉杉股份的控股子公司——上海杉杉鋰電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杉杉鋰電”)完成增資,合計30.5億元。除全資子公司寧波杉杉新能源外,杉杉股份還引進了四位戰略投資人,包括問鼎投資(寧德時代控股子公司)、比亞迪、寧德時代以及中國石油旗下昆侖資本,四者分別增資3億元、1.5億元、1億元、1億元。

  “本次杉杉鋰電引進寧德時代、比亞迪等企業,主要是為了更好地綁定,深化彼此關系?!?月20日,杉杉股份內部人士向時代財經表示。

  “公司的原材料主要由錦州石化提供?!鄙鲜鰞炔咳耸客嘎?。天眼查數據顯示,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是錦州石化的控股股東,與上述出資的昆侖資本的大股東一致。另據杉杉股份2021年年報顯示,寧德時代比亞迪其客戶。

  “抱團取暖是新能源行業的一種普遍做法?!睂τ谏忌间囯姶舜我霊鹜兑皇?,某上游材料商人士4月20日向時代財經表示,“頭部企業有頭部企業的‘合縱’訴求,讓自己掌控資源、更具話語權,強者恒強。體量暫時小一些的,采取‘連橫’的做法,可以爭取‘長尾效應’的生存空間”。

  杉杉股份去年凈利大漲23倍
  公開資料顯示,杉杉股份成立于1992年,原本是一家服裝企業。1999年,杉杉股份開始尋找新的增長點,將目光瞄準了鋰電池負極材料,2003年時,其已經成為國內乃至國際高端鋰電池碳負極材料的主要供應商。

  經過二十余年的耕耘,杉杉股份目前是全球領先的負極材料供應商,出貨量全球第二。2021年年報顯示,杉杉股份全年總營收約207億元,同比增長151.9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33.40億元,同比增長2320.00%;基本每股收益2.04元,同比增長2003.09%。

  對于公司業績大幅上漲的原因,杉杉股份在年報中稱,主要受益于新能源汽車行業景氣度持續提升,下游客戶需求旺盛;期內新增偏光片業務并表帶來較大業績貢獻;剝離非核心業務帶來的股權轉讓收益。

  目前杉杉股份的業務主要集中于鋰電池材料和偏光片兩個領域,分產品看則主要包括負極材料、正極材料、電解液、偏光片4大產品,各產品收入占總營收比重分別為20%、17.4%、6.6%、48%,產品毛利率分別為28.62%、17.88%、48.55%、24.59%。

  值得一提的是,數據顯示,杉杉股份的負極材料業務營收雖同比增長64.4%,但營業成本也較2020年增加了59%。對此,杉杉股份內部人士透露,“這主要是上游原材料漲價所致”。

  數據顯示,去年國際原油價格漲幅超50%,也導致負極石墨價格價格飆漲。2022年來,國際原油價格持續高位,信達證券在研報中指出,“近期由于石油漲價,預計拉動負極原材料上漲約40%,疊加負極石墨化供應緊張,一季度成本急劇提升的情況下,公司依靠高端產品的溢價和成本管控,實現了盈利能力的穩定。隨著二季度公司包頭項目投產,石墨化自供率將顯著提升,有望實現量價齊升”。

  為保障上游原材料的穩定供應,杉杉股份除了提升石墨化一體化比例外,也積極與上游供應商努力達成深度綁定,如引入中國石油旗下資本為杉杉鋰電戰略投資人。杉杉股份還在年報中表示,“公司跟中國石油錦州石化公司在原材料的開發、評價等方面建立了深度合作,有利于公司創新產品和降低成本”。

  從電池到鋰電材料 “比寧之爭”再升級
  值得關注的是,面臨原材料價格上漲問題的不止杉杉股份。2020年下半年來,新能源汽車終端需求突然爆發并逐漸向產業鏈上游傳導,這也導致周期性比較明顯的鋰電產業,去年各環節的原料供應長期處于供需錯配的狀態,原材料價格也不斷飆升。

  “未來的市場屬于有資源保障生產的企業。如果要在行業新一輪洗牌生存,核心技術、資源優勢、產業鏈聯動、差異化的商業模式是關鍵?!苯?,某材料商內部人士向時代財經表示。

  隆眾資訊鋰電產業鏈經理羅曉莉4月20日向時代財經分析稱,“在當前行業背景下,只有充分掌握供應鏈,才能比較好地生存下去,這也是寧德時代、比亞迪等有實力的頭部企業努力將自己的業務觸角向供應鏈上下游延伸的原因”。

  據時代財經梳理,今年以來,寧德時代、比亞迪在鋰電產業鏈上的投資、布局動作頻頻。

  1月份,比亞迪中標智利鋰開采合同,鋰產能配額8萬噸。2月份,比亞迪入股電子銅箔生產商銅博科技。3月22日,盛新鋰能公告稱,擬引進比亞迪為公司戰略投資人。

  寧德時代則于今年1月份成為永太高新、東恒新能源的股東,前者母公司主營生產六氟磷酸鋰,后者主要從事于高性能鋰離子電池碳負極材料及碳納米管導電劑、導電漿料的生產。4月20日,寧德時代子公司宜春時代新能源礦業獲得宜春鋰礦探礦權。

  值得一提的是,盛新鋰能曾在公告中稱,同等條件下優先保障比亞迪的鋰鹽加工產能。如今寧德時代、比亞迪同時入股杉杉鋰電,對于該公司未來在供貨順位及價格方面相關問題,杉杉股份內部人士表示,“供貨價格不方便透露。寧德時代是公司合作多時的大客戶”。
各版頭條
828彩票